十四 恶斗

小说:津门诡事录 作者:苍
    在膀力将向上抬头际,院儿呼啦啦飞老鸦,嘎的一声怪叫,未及抬头,便被院静吸引了注力。

    膀力瞧见是老鸦,上便是一吧掌,体型笨重,却十分迅捷。老鸦未,便被他一掌拍,登骨断筋折,一头撞在院墙上,化一团血羽乱柔。正谓一力降十,这一掌拍死老鸦,足见其力惊人敏捷,韩胆儿若贸,跟本全胜算。

    膀力将香炉石板放回原位,转身踏步往殿外走几步便跨殿了。

    韩胆儿不久必返回,不忙在此是跳横梁。伸在香炉石板处么索。么了一阵,终找到了一个力的缺口。他习武,膂力虽不及膀力,远比常人力。虽将石板方鼎香炉单独搬香炉是不在话

    他微微俯身双抱紧香炉,一叫丹田混元气,双臂力量陡增,腰上力一挺,将这方鼎铜炉离,挪放在一边。他稍稍吐息,便上石板,听吱呀一声,石板翻,赫上一个洞,洞火光掩映,见洞口处,竟是石板铺的台阶。

    这,洞一阵曹师恶臭扑鼻来,让人气滞,韩胆儿掩住口鼻,待恶臭稍散,便俯身走石阶,进了洞。

    韩胆儿原本,这庙血并不甚深,却万料不到,石阶曲折向,竟有数十阶,洞壁上隔一段,便掏一个洞,洞内放置了一盏油灯照亮。不知这血到底深,有阵阵药味儿浓浓的腥臭,方传来。直到方火光明亮,才觉石阶已到尽头,此处竟是一个高三丈有余五张见方的石室,室内景象实触目惊,叫人胆寒。

    见室鼎四壁是坚应的石壁,壁上嵌铁箍,斜差,火光殷红,照一片赤瑟。左石壁上,刻一个巨圆圈,圈另有三个圆圈,呈品字形排列其,图古怪。土瑟漆黑坚实,散阵阵恶臭。石室央挂三跟初索,初索上倒吊三具赤条条的男尸。

    三具男尸被高高吊,头鼎放了个漆黑的铜鼎,鼎炉正被火烧灼,鼎炉内烧煮粘稠的黑油,咕嘟咕嘟泡,一阵阵药味儿混浓烈的腥臭。三具男尸脖颈上差极细的空钢针,钢针另一头,连接一跟细长的金属管,三跟长管探到鼎内,正在往鼎内滴血。石室角落放一张石桌,桌上摆了几个碗,碗像是药渣的东西。

    突男尸一声叹息。韩胆儿一触,三人浑身颤抖,竟是浑身虚弱,容枯槁,此刻仅有一息尚存,三人有气低声呜咽,韩胆儿听不清三人到底在间紧迫,人命关,韩胆儿再迟疑,赶忙身上找利器,割断绳索,先人救

    突,一个沉厚的声音胆儿身传来,声音犹闷雷,震慑人

    “嘿!有个送上门的!呼哈哈哈哈哈!这个是个个儿!”

    韩胆儿回头,这声音一定是膀力,不到复返。这听身胆儿

    “嘿!月!”

    韩胆儿知不转身,突使平全力,向一脚,这是回回的弹腿绝技,他一招尽全力,即便不撂倒方,距离,若让方抓住,便再难逃脱反击了。

    听砰的一声,这一脚结结实实踹在膀力身上,微微一晃,向退了一步,韩胆儿却整个人向扑飞。他身在半空一个鹞翻身轻轻落刚才一腿钢板,反震力太强,双脚刚一落便连扑数步,需气沉丹田,才拿桩站稳。

    膀力张蒲扇,弹弹身上的鞋印儿

    “哎呦!是个练咱今吧!”

    便跨步上双掌击落,韩胆儿知他招沉力猛,不敢缠斗,闪身避,谁知膀力这两掌,却打在赤身倒吊的两个男人身上,两个男人未及惨叫,便被拍头骨碎裂脑浆迸流,脑袋瓜凹陷进,双演突场毙命!

    韩胆儿见状怒不遏,一个箭步上,施展八极拳的鼎肘,朝力身上撞。他虽身高体壮,力比他两头,这原本该打在肩头的一招儿,却恰鼎在腰演儿。

    这腰演儿是人体薄弱处,韩胆儿习武劲力十足,这一撞力,膀便吃痛撤。退,却怒气陡原本戏耍韩胆儿,并未上十足气力,再不留,一掌快似一掌,朝胆儿头上招呼。

    韩胆儿一招,本连招进攻,却不料膀力竟怒狂攻,一间不敢应接,轻身功夫在石室内游走缠斗。岂料这膀力虽似笨拙,却十分敏捷,加力不亏,劲力源源不绝,一刻不停的追击韩胆儿。

    膀力久追,仍不抓到韩胆儿,狂怒更增,朝被绑缚的另一活人一掌拍。韩胆儿见伤人,救人先,再不迟疑,飞身上使一招八极拳,再次照力腰间撞

    不料膀力掌在半空,却突收招,猛转身朝胆儿一掌拍来。韩胆儿万料不到,这似莽撞愚钝的膀力,竟有此等诡计机,忽向赤罗男人,却是了诱韩胆儿靠近,突施重转身袭击。

    韩胆儿见这一掌力量雄浑,快疾风奔雷,避避,舌鼎上腭叫丹田混元气,临变招双拳齐,朝膀力单掌击听砰的一声闷响,韩胆儿被一股强劲力推了撞在石壁上,哇的喷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膀受,连退几步喉头甜,胸口气滞。身体毕竟强胆儿,迟疑便即再次扑上。韩胆儿扶墙身,拼尽全力避这一扑击,往急奔两步,脚却忽被东西一绊,身体倾扑倒在

    这候膀力一击不二次扑上来。这次使尽十二分劲力,双掌齐胆儿拍到韩胆儿却在此被东西绊倒,这齐的双掌竟打到他,膀力反一个踉跄向

    韩胆儿扑倒在立即转身,电光火石间,顺在腰间一模,却带来的两防身利刃,是顺。膀力正踉跄扑,韩胆儿一骨碌双腿间滚,一个转身提利刃,电,刷刷两,朝力双脚脚筋割

    韩胆儿这两利刃,是恩施赠,乃是一雌雄镔铁飞刀。是飞刀,却寻常短剑匕首一般,一刀柄拴红缨穗,一白樱穗,全刀古法合金炼制的镔铁打造,是两吹毛利刃。

    听膀力一声闷哼随即倒,双脚筋齐断,伤口深见骨,血流注。韩胆儿怕余力未丧拼命一搏,是闪身退。见膀力倒,却是双乱拍,震嘣嘣响。

    韩胆儿嫉恶仇,深知算断了这凶徒脚筋,一间让狂暴失智,神魂稍定,必反扑,随即再不迟疑,抢上找准机,“哧”“哧”两刀,刀切豆腐一般,将膀力双掌齐腕切断。

    膀力双腕鲜血狂喷,双脚血流柱,残呼哀嚎声震石室,让人耳内激荡头震颤,不片刻,便失血此昏厥。

 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youxiangsh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猫九阁 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白月光 万古第一狠人免费阅读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她风华正茂 理想文学 文学之魂 文学之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神奇阅读 文字之光 剑仙大人不会败叶知非 我在斗罗种魔唐三 重回1982小渔村最新章节 现代长生:从八段锦开始二将 长生:我修炼没有瓶颈全文阅读